书书屋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546章 白云苍狗悄流转
    就在灵山山脚下的小镇市集一片忙乱的时候,在藏剑阁的万剑谷之中却是一片沉寂。

    这里谷外寒霜凝结,白雪皑皑,谷内云蒸雾绕,露水点点。

    大师兄静静的坐在凌天十三剑的坟前,一动不动,他跟前的酒葫芦早就已经喝干歪倒在地上,大师兄留意到这葫芦口的一滴水缓缓的滴淌下来,这最后一滴酒水从壶口拉伸拖长,一点一点,拉扯出一道细长的直线,但最终还是断落下来,滴撒在地上,碎成无数水花,然后迅速浸入到泥土之中,消失不见。

    大师兄呆呆的看着这酒壶中最后一滴的酒水,一时间触景生情,感慨良多。

    这酒壶就仿佛藏剑阁,已然干涸绝源,最后一滴流淌出的酒水,大师兄觉得这边仿佛是他自己,迟早有一天,他会像这最后一滴酒水一样离开酒壶,滴淌在泥土之中,与大地苍生融为一体。

    可是……这一天究竟什么时候会到来?

    大师兄隐隐觉得,这一天大概也不算远了。

    最关键的是,在大师兄的眼眸之中,不仅看不到求胜欲望,甚至连求生欲望都看不到,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继续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大师兄现在已经看得出来,藏剑阁完全不再需要他了,李乘风如果以一己之力将藏剑阁从绝望的深渊中带出来,那他必定会是下一个朝天阙,定然会是藏剑阁的中兴之主,那时候他必然有足够的力量和威望带领藏剑阁走向下一个辉煌。

    可如果李乘风在这一次失败了,那就会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他会与藏剑阁一起堕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辉煌几百年的藏剑阁会和他的洗月李家一样,最终一同走向灭亡,成为历史尘埃中的一部分,最终慢慢的被人遗忘。

    可这一切对于大师兄来说并不是最悲哀的,最悲哀的是大师兄发现无论这最终是胜是负,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与他已然没有了关系。

    李乘风赢了,他会成为万众瞩目的英雄,而他会成为阻挠英雄的小丑;李乘风败了,他也会跟着李乘风一同陪葬,最终与凌天十三剑葬在一处。

    这样的结局,对于一个殚精竭虑几十年,将一切的心血都熬在了藏剑阁,无论是质疑还是打击,他都咬牙挺忍,甚至在有些时候,他不得不做出违背他意愿和原则的事情,目的只是为了让藏剑阁存活下去!

    甚至可以说,为了他心中的信念,大师兄已经走火入魔,他的执念逼走了孙永才等人,他的执念也逼得追随他多年的欧阳南与他分道扬镳,追随到了一个刚刚入门的新人师弟的身后去。

    是的,他是一个性格坚忍,不喜言谈的人,但他的内心同样无比的骄傲,正是这样的骄傲让他在最难的时候都没有向他的对手低下他高傲的头颅。

    可这个时候,他的骄傲却像剧毒一样折磨着他心灵,噬啃着他的灵魂。

    “大输兄大输兄大输兄大输兄大输兄……”这三个字像诅咒的咒文一样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让大师兄几乎发狂。

    可是……发狂又能有什么用呢?

    他能改变什么呢?

    第一轮考核战已经落下帷幕,大师兄作为藏剑阁的代理阁主,居然连第二轮都没有进去!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可大师兄心里面很清楚,他的心已经死了,以前还有着一股强烈的动力驱使着他坚持顽抗,永不放弃,可在李乘风出现并成功夺“权”后,他心中连这股动力都消失了!

    羞辱……那便羞辱了吧,反正自己并不是没有被羞辱过。

    大师兄闭眼一声喟叹,正要起身离开,却见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他只看了一眼,便眉头一皱。

    眼前来人正是欧阳南,他喝得大醉酩酊,步履蹒跚,一股酒气扑面儿俩。

    大师兄自己虽然也喝酒,但他从来都极有节制,而且从未喝醉过,尤其万剑谷还是藏剑阁的重地,欧阳南如此不雅的冲撞进来,显然是不合礼法的。

    大师兄眉头一皱,低声呵斥道:“光天化日,烂醉如泥,成何体统!”

    欧阳南醉眼惺忪的看了大师兄一眼,笑嘻嘻的说道:“原来是大师兄啊,你倒来得早!来来来,别走,陪我再喝几杯。”

    大师兄不悦道:“欧阳南,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欧阳南眼神迷离的看了一圈四周,道:“这……不是万剑谷么?我,我没来错啊。”

    大师兄微怒道:“知道是万剑谷,居然还喝得大醉酩酊!像话么!”

    欧阳南仰头哈哈大笑,又是将手中的酒壶塞在嘴中,一仰头,咕咚喝了一大口:“这有什么,反正我都已经被淘汰了,接下来,也没有我什么事了,为什么不能喝酒,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喝酒?”

    大师兄怒道:“这里是埋葬师兄师叔和师伯们的藏剑重地,怎容得你如此放荡形骸!”

    欧阳南摇摇晃晃,眼睛斜睨的看着大师兄,他笑了笑,笑容中却透着一丝酸楚:“反正将来我也要埋在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妥的?我都被淘汰了,还有什么好在意,好在乎的?”

    大师兄愤怒的上前揪住了欧阳南的衣领,怒道:“藏剑重地,不得放肆!!”

    欧阳南也反手揪住了大师兄的衣领,满面赤红的咆哮道:“大师兄!我们完了,你没发现吗,我们已经完了!!我们连第一轮都没过去!我们彻底的完了!!就算藏剑阁能东山再起,我们也都已经完蛋了!!”

    作为师兄,欧阳南其实心里面深处是很瞧不上韩天行的,虽然韩天行一直在让他慢慢有所改观,但他是真的不相信韩天行能够通过第一轮的考核大战的。

    可是现在……他瞧不上的韩天行最后一场不仅血战过关,而且获得了天龙剑的认主,从此一飞冲天是指日可待的。

    而他这个多修行了二十多年的师兄……却在第一轮就惨遭淘汰!

    韩天行若是被淘汰了,欧阳南物伤其类,说不得要同情安慰一番,可现在韩天行却挤上末班车,剩下他这个老资格远远的目送新人师弟一路鹏程万里的远去。

    个中滋味,当真是难以言语!

    欧阳南悲愤的嘶喊也同样深深的戳中了大师兄的软肋,他深深的看了欧阳南一眼,松开了手,擦肩而过的往外走去,头也不回。

    在大师兄看起来有些佝偻苍老的身影后面传来欧阳南一阵阵带着哭腔的嘶喊声:“我们完了!!大师兄,我们都完了!!”

    大师兄渐渐的走出了山谷,迎面而来的是微微有些刺眼的阳光,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天上遥远流淌变幻的白云苍狗,然后轻轻的一声低叹,低头远去,渐行渐远,身影逐渐与这山谷融为了一体。